追蹤
I design‧愛設計
關於部落格
CDI設計創新中心
Center of Design&Innovation
  • 44372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我的珠寶路:一路走來,坎坷有趣


半路出家的我,在赴英學珠寶設計之前,完全不知珠寶為何物。十多年來,常常被問,為何去學珠寶設計,老實說真是瞎貓並上死耗子,但是身為人師,總是要硬掰一個理由來說服人心,就說是選一個台灣少見的設計學科,以後較少競爭吧!

大概是因如此的無知,在珠寶這個領域一路走過的足跡,一直是在摸索前進,嘗試、跌倒、嘗試、跌倒…。也是這個原因,令我特別想要幫助學生免去嘗試失敗的滋味,而我也自信適合從事教學工作,畢竟該遇見的挫折我都遇見過了!

我喜歡講自己當學生時的糗事給學生聽,包括將頭髮燒掉、用鐵鎚敲自己的手、熱蠟滴到手上甩不掉…,到現在還是常常受點小傷。如果我這麼笨的人都會做,還有誰做不到呢?

認識我多年的前輩都知道我是一個沒有定性的人,工作換來換去,做一家倒一家,也許命中還帶掃把。但是我自己心裡明白,這些經歷對我這個心懷理想的人來說真是無比的珍貴!好像一個拿著地圖找路的觀光客,雖然迷路卻常有奇遇,該看的都看過了,心中踏實而了無遺憾!

珠寶業風險多

在英國還沒回國之前,人家就介紹我到台北一家知名的珠寶店工作。其實才剛畢業根本什麼都不會,這一年是老闆娘付我薪水讓我在店裡學經驗。我和店裡的師父從熔金開始學,用老闆娘的錢買機器設備來研發,包括走水機(氫氧焊接機)、自動鑲嵌吊鑽、自動拔線機、大型電腦控溫爐、鈦金屬陽極處理機…。可說是邊學邊工作,不到一年,我就發現店裡的情況不對,原本裝的滿滿寶石的大金庫,變成空空如也。雖然不是我敗的家,對我有知遇之恩的老闆娘遭逢如此關店的下場,使我心中感到十分的虧欠,因為我一分錢都還沒幫她賺到。

這一年的工作經驗,對我日後走珠寶這條路,有絕對大的影響。我看見商場人心險惡,尤其是貴重珠寶的資本龐大,金錢遊戲的風險非一般人所能承擔。對於堅持要走珠寶業的學生,我總是要他們三思,珠寶雖然美麗,背後所要付出的代價遠超過外人的想像。

我還在當學生時,就聽過黃金業者親口說他們出門都穿防彈衣,還有珠寶業者隨身帶槍。在店裡的最後一個月,我天天與地下錢莊的黑道大哥同處一室,實在沒辦法丟下老闆娘獨自一人面對他們。有一天,不知誰去報警,霹靂小組拿著衝鋒槍闖入我的工作室,把我嚇得半死。我一動也不敢動,恐怕槍支走火誤把我打死,我這個英才就從此消逝了!

成立珠寶藝廊

我開始想如果能展售設計師的作品,也許還能實現理想兼顧賺錢。於是開始籌畫自己開一家珠寶藝廊,雖然資金不足,也找不到合適的合夥人,我還是興致勃勃的籌畫一切,自己尋找並設計店面,找平面設計公司印製名片、明信片、包裝盒、手提袋,找珠寶設計師提供作品,還遠赴瑞士巴索珠寶展尋找歐洲設計師合作。

1997年’印象倫敦’珠寶藝廊開幕,我用了最少的錢來籌備這個店,原因是心中並沒有十足的把握能賺錢,一方面有老闆娘的前車之鑑,我暗中設定了虧損的上限。只是心中有一個理想,這輩子至少要實踐一次,即使不成功也會是一個寶貴的學習。這期間,我一有機會就參展,並且在百貨公司設攤展售。一邊還努力創作,將作品量產銷售。雖然忙到家庭都顧不了,但是最後還是發現自己白忙了一場!’印象倫敦’只開了一年的時間,我就了解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不但產品不對市場、店面太偏僻,面對消費者也沒有能耐推銷。珠寶藝廊的理念是想將台灣和國際上的設計師作品介紹給大眾,但是消費者卻無法接受新觀念,理想與現實落差太大,哀家灰心之虞便收拾行李赴英投靠老公去也!

雜誌採訪工作

在英國沉靜半年,我想自己雖然不適合做生意,但是對金工創作還是有滿腔的熱情,同時相信自己靠智慧財產還是可以生存的。於是返國後繼續珠寶工作室的教學,同時在珠寶雜誌社兼任採訪編輯的工作。
在珠寶雜誌社上班是我最勝任愉快的日子,除了上網找資料、翻譯歐美珠寶新知之外,就是到處採訪珠寶業者,包括知名設計師、珠寶店、製造商和師傅,使我深入了解整個台灣珠寶業界的生態,這真是十分難得的經驗!我也看到台灣產業界的消長和人才流失的斷層,國外品牌的入侵與新生代設計師的興起。
由於具有設計與留英的背景,社長總是派我採訪新生代的珠寶設計師,也因此與大部分留學歸來的設計們建立起友誼,後來更一起成立了台灣第一個珠寶設計師協會─「台灣珠寶金工創作協會」。這個協會的成員目前大部分是各大專院校教金工的老師以及知名的設計師,對培養台灣下一代的珠寶金工人才有長遠的貢獻。

在採訪業者的過程中,我已經看出外國品牌逐漸壓倒本地業者的趨勢。許多報社記者拿著大品牌的錢出國採訪,為國外品牌做大篇幅的報導,自然搶走台灣業者的生存空間。而許多台灣業者卻還看不出經營品牌是未來的趨勢,一心只想模仿名牌,不求自行開發設計,以致逐漸面臨被淘汰的命運!

我認為台灣珠寶業界已經到了存亡的關頭,許多業者已經轉進大陸,剩下的傳統銀樓還能撐多久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靠業者撐起半邊天。雜誌社靠業者的廣告生存,不是長久之計,同時也不是我的理想。原本希望透過雜誌的資訊報導能夠達到教育消費者和業者的目的,到後來卻有討好業者將報導廣告化之嫌,工作起來就沒有剛開始那麼愉快了。

經營品牌大不易

離開雜誌社,我又脫離軌道半年,只是沒有中斷教學和創作。一位業界的老朋友正在為一家珠寶公司建立品牌,看我盈盈美代子便叫我去幫忙,為公司的珠寶品牌出版雜誌建立形象。

這家珠寶公司的老闆在巴西擁有自己的寶石礦區,擁有創立國際品牌的實力,只是剛開始品牌定位不良,投入許多資金都無法在台灣消費者心中建立起品牌形象。我的老朋友已經是第三位接管的總經理,而要改造品牌形象當然比從頭塑造更加的困難,不僅要重新定位品牌,還要修改前人建立的制度、花時間再教育工作人員。

這個品牌有一個義大利文叫 ”La Stella”,是星星的意思,閃耀的寶石如星一般美麗永恆。”La Stella”一方面自己研發製造產品,一方面和義大利知名設計師合作。我負責出版形象雜誌,和設計師討論產品設計方向以及各百貨公司櫃位設計等,後來還負責連絡國外廠商的進貨事宜,到義大利尋找合作廠商和設計師。

這家公司後來因為老闆的家庭問題而放棄品牌經營,功虧一匱殊為可惜!倒是這些國際經驗,讓我明白品牌經營不易的實際面,但是也更相信能夠長期經營的品牌才是唯一能夠打入國際市場的途徑。

創作與教學

從1994年英國畢業展開始,我幾乎每年都會創作參展,無論是別人邀展或自己辦展,一方面勉勵自己創作,一方面也教育參觀者。實際上賣出作品的機會並不大,原因是可能有三個:作品太爛、價錢太貴、缺乏適當的銷售管道。但是據我自己估計,作品賣不出去的可能原因,消費者也要負一部份責任。事實上,在我開印象倫敦藝廊的時期,常有年長的顧客進來看,對我說:「你在賣什麼東西?沒有黃金、鑽石,這也是珠寶嗎?」我曾聽一位設計師前輩說過,台灣的消費者對設計的認識還停留在20世紀初期的新藝術時代。還真有些道理,不過我相信教育能改變想法,上一代無法受教,我們就將希望放在下一代身上!

透過1997年朋友幫忙建立的專屬網頁,工作室的學生一直來來往往絡繹不絕。近兩年在成人教育珠寶工藝休閒化的趨勢中,在各地開班的學生也越來越多。

我的第一位學生最讓我津津樂道,他剛從機屆系畢業,看到我在珠寶雜誌上寫的金工教室專欄,就跑來主動要求學習。為了他,我就開始成立工作室,完全依照英國老師教學的態度和方法來教,技術示範一次後就丟他一個人自己去嘗試摸索。有一天下課他和我道別之後,我到他先前作熔焊工作的陽台一看,紗窗竟然燒破一個大洞!我沒有作聲。第二天,他自己帶著一張紗窗網來修理。這個學生後來申請到英國留學,唸了兩個碩士回來,始終鍾情於金屬工藝,現在是國立聯合大學工業設計學系的講師。

但也由於這個經驗,我再也不敢讓學生一個人玩焊槍,總是在旁盯著直到他熟練為止。每當初學的學生拿起巨大的銲槍點火時,我都寧願是我自己來做,有一次一位學生突然回頭看我,發現老師害怕的表情,真是笑到不行!

十多年來,在當老師的經驗上,我不再像以前要求學生往專業水準發展,反而希望他們將珠寶創作當成興趣,各人發展出自己珍貴的潛能特質與風格,當有朝一日,努力的人自然會水到渠成、有所成就。即或不然,上課當成遊戲有何不可?在社教館上我的金工入門課程的,都是家庭主婦和退休的銀髮族,每次上課都快樂得不得了,下課後還磨磨蹭蹭不肯離開。

每當看見學生精采的表現與快樂的神情,心中的欣慰比自己得獎還高興。這也是我到如今還堅持珠寶創作和教學的原因,屏除利益糾葛的黑暗面,我發現珠寶是這麼有趣而且可以傳承,雖然挫折還是難免,錢也沒賺到多少,但是一路走來卻始終充滿了樂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